画不动的饺子

洁癖是吃不到粮的,所以我放弃了

今天是琪亚娜的生日!
小姑娘生日快乐,要和大家一直快乐的生活下去。

#但是抽不到女王皮肤就很伤心了
其实毛绒控挺喜欢女王领子的羽毛(大冬天的肯定很温暖w)
努力吧

我没动力了,好累。
不想写了,画画。

爱人变成猫了,怎么办在线等。

#是摸鱼,长篇憋不出来了。

       八重樱迷迷糊糊的在感觉到有东西在舔她的脸颊,原以为是绯玉丸变成了狐狸在催她投食,但睁开眼睛发现身边的卡莲却被一只雪白色的猫咪所替代。
      蓬松的尾巴扫过了她的鼻子,幸好对猫咪不过敏,八重樱鼻子痒痒的暗暗的想。八重樱坐起身,猫咪则用天蓝色的眼睛盯着她,一人一猫的对视。“卡莲?”八重樱试探性地问道,猫咪也回应了一声“喵”。
      难道昨天卡莲不小心喝掉了自己已经废弃的药水?不,变成猫咪也不算很坏吧,八重樱又想把这些药水回收回来了。
       猫咪踩着柔软的被子来到了她身边,八重樱抚摸着她,暖暖的太阳和爱抚让猫咪喉咙传来低沉的呼噜声,在这样下去就是赖床了,停止抚摸后八重樱便去洗漱,她走到哪,猫咪就跟到哪。
       原本想给卡莲做三明治当早餐的想法只能改成煎几条秋刀鱼,闻到香味的绯玉丸也好奇的跑过来,但是得知这是猫咪专属,既然大姐都这么说了,绯玉丸只能怯怯地吃着有些冷的三明治了。
       绯玉丸盯着猫咪,总觉得她像谁,雪白的毛发又带着优雅的身姿,还有一双卡斯兰娜家祖传的水蓝色眼睛…

  嗯,真像卡莲大姐。

   意识到猫咪和卡莲基本符合的特征,绯玉丸差点被自己噎死,连咳几声,把猫咪吓了一跳,蹲坐在了八重樱脚边。
“大姐…不会卡莲大姐她…就是这只猫吧?”
“嗯”八重樱毫不在意的回答道
“卡莲大姐变成猫了啊!”
“挺好的不是吗?”八重樱笑着把猫抱起来,狐耳有些兴奋地抖了抖。
     不行,狐狸算是犬科的一种,猫犬不容啊!绯玉丸很想大声喊出来,但是怕被打,默默的在心里咆哮着。
     “大姐…不打算把卡莲大姐变回来吗?”绯玉丸无奈地看着八重樱怀里一脸享受的猫咪,“嗯…我不知道怎么把卡莲变回来,可能只能等药效过了就行了”八重樱放下了猫咪,将鱼夹进碟子里,鱼皮还汩汩的冒着油,整个厨房飘着鱼香味,绯玉丸咽了咽口水,把剩下几口的三明治吃完,跑出了厨房。
      接下来的日常出击,八重樱不放心卡莲,抱着她来到了休伯利安,芽衣一下就看出来这是卡莲前辈,惊讶地问道“八重樱前辈…卡莲前辈她…怎么变成了猫咪?”猫咪有些奶声奶气的叫了几声。
      看着老祖宗变成这样,琪亚娜忍不住把手伸向猫咪,“卡莲前辈真好摸呢”她兴奋地说道,“芽衣也摸一下吧!”琪亚娜已经不管卡莲还是她老祖宗的身份,拉起芽衣的手抚上了猫咪柔软的身体,“琪亚娜这!太不礼貌了…”虽然口里斥责着琪亚娜,但是猫咪仿佛有一种不可抗拒的魔力吸引着她,手上抚摸的动作根本不能停下来。
      八重樱看着怀中的猫咪毛都要被摸秃了,沉下来脸略有不悦的说道“两位,请停下,我要去还有任务要做。”芽衣看到八重樱不悦的神情,立马停手顺便把琪亚娜也抓住楼进自己怀中,“对不起,前辈,我们失礼了。” “呜,芽衣我还想继续摸一下猫咪。”琪亚娜带着委屈的口气,依依不舍的看着猫咪,却被芽衣硬生生拖走了。
     在战斗时,为了不让卡莲受伤,单手持剑的八重樱把一半的注意力转移到了她身上。剑术就是要集中所有注意力才能发挥到极致,不出意料,八重樱在战斗结束后,发现自己手臂被死士的镰刀所划伤了,在上药时,猫咪轻轻地舔着她的手背,舌头上的小倒刺刮过皮肤的感觉让人痒痒的,八重樱冲她笑了笑,“我没事的”。
     入睡前,八重樱在疑惑着,药效应该在二十四小时候就过了,怎么卡莲还没变回来?猫咪很自然的躺在了她旁边,打着哈欠,仿佛在催八重樱快点睡觉。八重樱盖上了被子,猫咪身子一起一伏已经入睡,看着猫咪她也不禁想起来卡莲的睡颜,果然卡莲和猫咪很相似呢,八重樱闭上眼,期盼着卡莲明天恢复成人形。
        第二天早上,一道刺眼的阳光把八重樱从睡眠中照醒,“起床了,樱”熟悉的声音传到了八重樱耳中,她睁开一只眼睛冲卡莲笑着。“你还想赖床吗,不行快起来”卡莲想拉着她的手臂让她坐起,看到手臂上的伤口后,也之后躺下来,搂着她的脖子,“你又受伤了”带着一点埋怨的说道。
       八重樱正想说些什么,一声猫叫差点让她觉得自己还在做梦,白色的身影快速的跑过来,坐在了床尾上,“嗯??”八重樱又盯着猫咪,猫咪还是用那双水蓝色的眼睛看着她。卡莲看着一人一猫对视,突然笑出声“哈哈哈哈,抱歉啊樱昨天忘记跟你说这只猫是附近的人送过来的,因为没人认领我就把它留在家中了,我自己有事忘记告诉你就先走了。”八重樱渐渐缓过神来,原来昨天并不是卡莲意外变成了猫咪,而自己只是当了一天的猫奴。

      不久后,猫咪被人认领走了,八重樱有些遗憾地说道“其实有一只猫挺好的”绯玉丸则满脸黑线,小声地说道“千万别再来了…”
看来某只小狐狸还是怕被争宠啊

许多感情产生于幻想同时也死于幻想

好了,晚安

写了一小段女王


舰长与女王
(舰长为女性,弱小又无助)
女王真可爱,我爱她

      从来想不到会与律者面对面的交谈,面前琪亚娜.卡斯兰娜褪去了原先的稚气,平日的双马尾白发就这样散开,如玻璃珠般闪亮的水蓝色眼睛变成了金色而又深邃,十字瞳孔是藏在身体里人格的象征。她面无表情,从她脸上看不出有什么情感,当她眼神扫过我时,只能觉得她之前在看一个微不足道的蝼蚁。
“你…?就是空之律者?”我声音似乎失去了平时的冷静,浑身的不自在,神经就像绷紧的一根弦,紧张让心里惶恐不安。
      她没有回答,如同鸟羽的翅膀绚烂夺目,三根如同长矛的物体在匀速旋转着。
      “琪亚娜…你把她怎么了?”我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向她提出质问,或许这就是人类心底自以为的强大和勇气支撑着我与〈神〉在对话。突然,她眯着眼睛,俯身盯着我,原本熟悉的脸带着一股威严感向我压来,我屏住呼吸,背上狂流冷汗,金色的十字眼眸又让我如此着迷,这就是所谓神的真面目吗,美丽却又危险。
      空之律者依然没有说话,比起自己或许我眉宇间藏在刘海中那道蜈蚣似的疤更让她在意。她头发上的发饰似乎是皇冠但不是中世纪君主那样华丽俗气。
      像小动物受到惊吓一样,我连忙往后退了几步,唯有拉开了距离,才让我安心。“真可怜,人类,你不该是这样的命运”终于她开口说话了,怜悯的话语从她嘴里蹦出倒是让我很惊讶,可是冷漠的语气更像是嘲讽。
      我皱了皱眉头,蜈蚣便爬上额头又钻回来。“命运多舛,我又不能控制…”我逃避着她目光,“反倒是你…”
“闭嘴”
    我噤声,转身就走,想逃离这里。懦弱的我还不能控制身后这股过于强大的力量,她先我一步,还没反应过来我的脖子被狠狠地掐住,“呜…”我紧紧地抓住她的手臂,求她不要让我就这样死去。〈神〉在捏死一个蚂蚁之前都会想什么?会像修女之前讲的那样仁慈吗?还是像人类一样,毫不在意的踩过。
    快要窒息的时候,她放开了我,跪倒在冰冷的地板上时律者露出了少有笑容,折磨蝼蚁可能也是她的乐趣。
“人类,你敢背叛我,我就挖出你的心”

在重新炖肉中…

以后想个当沙雕网友😳
画画是不可能画画的这一辈子都不会的.jpg
喜欢画表情包了
今天晚上爆肝码文
写tmd

没脑洞了救命
想写哨兵向

原罪


      卡莲醒来后睁开眼看到不是以前漆黑一片的房间,而是宽敞明亮的病房,她起身,身上的衣服也被换上了病服,脖子上的颈圈换成了绷带,她扯掉手上的输液管,武器不在身边让她心中有些慌乱,如何到这里的她也不清楚。
      她赤脚走去了病房,一些护士和病人看见她慌乱的神情不免有些惊讶,无视掉这些人的目光卡莲着急的寻找着电梯口,但是要下电梯的人很多「不行在这么下去…」在压抑自己的同时她瞄到了一个穿着黑西装带着墨镜的健壮男子,他在用对讲耳机联系着谁, 她听清楚了几句“目标从病房里逃出来了…我还在找她”卡莲清楚这个目标就是她自己,男人抬头看见她时她也已经从安全通道跑下楼了。
    仓促的步伐声在卡莲身后回荡着,从十五楼跑下来对于她之前根本就是一件小事,可醒来之后她喉咙很干,她清楚自己渴望的不是水。腿越来越没力气了,身体也像几天未摄入能量般的虚弱,卡莲努力的保持清醒不然被身后的人抓住后的下场会很惨。
    终于到了一楼大厅,但这样贸然的冲出去更加危险,卡莲趁他们还没到达一楼溜到了绝对安全的停尸间。
     停尸间的寒气对她并没有影响,她的体温也是异常的低可是她也禁不住的颤抖—因为内心少有的恐惧。
    自己被吸血后醒来看到的明明就应该是那阴暗的房间还有自己身边嘴角蘸着血的妹妹—德丽莎。
     对啊,“德丽莎…”卡莲看着躺着的一个个裹尸袋和被白布盖上手臂还露在外面的尸体,她想到了什么,毫不犹豫的解开尸袋查看僵硬的尸体脖子上是否有咬痕,“不…都没有”卡莲并没有反胃和恶心,她现在只想急切的找到自己的妹妹。
    在翻遍了裹尸袋里的尸体后,目光停留在了最中间躺着的尸体上,她颤抖着掀开了白布,“果然…”这个女人的尸体没有其他的伤口只有脖子上两个小洞。
     “嘿!你是谁?你在哪干什么!”一个男医生推门看见卡莲站在哪并大声吼道,卡莲连忙推开了他,冲出了住院部的门口。
    坐在医院花园的长椅上,她迷茫的看着月亮,看起来这次复活她要为妹妹做的事情要多了点,脚底磨破皮的痛楚并比不上喉咙的干渴感要难受,最主要的还是找到自己的衣物和武器,但她却不知道自己天蓝色的瞳仁正在一点点向鲜红的血色变化…
tbc.

樱莲

任务

   还在被派去清理高寒地区平原的崩坏兽的飞机上,八重樱拿出了自己出发前准备好的饭团,虽然已经凉了她也就随便吃了几口。
   看着穿着与自己不同装甲的八重樱,坐在对面的士兵嘀嘀咕咕的在议论什么,头上的狐耳也不是摆着看的,自然他们从嘴里说出的话八重樱也清楚的接收到了。
“总部是已经没人了吗?又派女人过来?”
“长的不错…就是头上的狐耳…”
“听说是被崩坏感染过的人…不会对我们有威胁吧”
“看起来像和上次那个白发蓝眼的女人是一伙的”
     听到这里八重樱抬头扫了一眼他们,紫色的兽瞳在有些昏暗的机舱却能看见闪过的一丝凶光,他们自然也闭上了嘴。「卡莲…」八重樱盖上了饭盒,收进了包里,已经能看到外面下着大雪了,还有白茫茫的森林和被破坏过的土地「马上就能见到你了,卡莲」
      到了机场,飞机停稳之后,八重樱背着一个银色储物箱提着旅行包下了飞机,战地机场到处都是忙碌的人,大大小小的物资和才送过来的士兵简直都要占满了整个地方。
     「前线真忙啊」她暗暗的在心里嘲笑了下,但又皱起了眉头,她没见那个熟悉的身影,“卡莲…”八重樱不希望想到最坏的情况,先离开这里再说,她大步流星的往出口方向走去。
     “八重樱!”一个嘹亮的声音突破了嘈杂声传到了她耳中,八重樱回头看见最熟悉的身影在挥手随即便向这里跑来。
    看到卡莲这么有活力她也就放心了,卡莲拿过她的旅行包,看到八重樱穿的这么少她有些疑惑的问道“穿这么少,不冷吗?”又放下了包便脱下身上厚重的大衣给八重樱,却被对方回拒了又将大衣穿回她身上,“不用了,谢谢”八重樱轻笑着帮她把衣领翻好。卡莲撇撇嘴“算了,我们去报道吧。”
——
还有一篇关于原罪猎人的…不想放了(也不会有人看的)
摸鱼摸的挺开心的,我都在囤短片…所以没有更新
emmm废话完了